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钧天图

第二十三章 小二上酒

钧天图 纳楼兰 4504 2021-10-13 05:06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钧天图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小二,上酒。”一身云锦华贵衣衫样貌不俗的男子落座,豪放不羁地大手一挥。然后低头前凑,对身旁蓄着胡须的儒士说道,“先生第一次来昆仑山脚下吧?”

  儒士说道:“也不是。很久很久以前参加过剑阁盛会。”

  男子好奇说道:“青梅煮酒,浣花洗剑?”

  儒士点了点头:“是在五百年以前,那时昆仑剑阁尚未得到浣花洗剑图。所以并没有浣花洗剑的说法,大致相当于煮酒论英雄?”

  男子恍然点头:“想来一定很精彩。”

  儒士笑道:“最精彩的还是十数年前。帝无泪、牧云剑城、皇甫逸、一念禅、凰儿、甚至王小二等被誉为黄金一代齐名的世间天骄齐聚于此。后来牵扯到剑阁两圣人的陈年旧事,菩提书院无相道宗的不惜出手……层出不穷的事态衍变堪称万年之最。”

  男子露出些许不乐意的神情:“先生忘了说一个人。”

  儒士笑道:“还有你那十字同袍洛长风。”

  男子哈哈大笑,给对方斟酒:“先生慧眼,先生慧眼。”

  正是江满楼和书山墨颜。在王家客栈门前,还有两位披甲的老者面无神色分别立在门的两侧,气息若有若无,就像是活死人。

  江满楼不会无缘无故造访天墉城,现身王家客栈自然是想见一见王小二。听闻那几位来自日不落墓园大闹天下会的恐怖家伙也曾找过王小二,最终却破天荒地失手了。这则消息传开后,王小二便成为唯一一位日不落墓园强者都无可奈何之人,名声大振。

  而江满楼坐镇中州,和君泽玉约定四年为期肃净天下异族,本就缺兵少将,得知中庸剑下落岂能轻易放过?正如天机星所言,有王小二相助左右,若肯出剑一二,兴许用不了四年光景,便大事可期。

  “小二哥,你家小二哥呢?”江满楼随手一勾,便将一名端着碗碟的客栈小二搂在怀中,然后另只手端起白瓷酒盅,斟满了酒,朝客栈小二嘴边递了过去。

  那客栈掌柜瞧见,连忙搁下手中朱笔,上来解围,赔笑道:“这位客观高抬贵手,店小二若是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还望海涵。”

  客栈小二连忙求饶。

  江满楼颇觉无趣,于是松开手,自饮起来:“你是王家客栈掌柜?”

  “是是是,这间客栈是祖传下来的。”

  “那么中庸剑便是你的儿子喽?”

  “什么贱?”

  江满楼扶额:“王小二。”

  客栈掌柜顿了顿,心想果然善者不来。那靠窗的位置坐着几位锦衣佩剑的剑阁弟子,轮值巡城,也顺便照拂王家客栈。江满楼和书山墨颜踏入客栈那时,便已被剑阁弟子察觉,有心思浅薄易冲动者,甚至方才忍不住欲拔剑而起,最终还是被按捺下来。

  客栈掌柜想起前不久小二带着满身伤痕夜半回家的情形,心疼不已。此刻误把江满楼当成敌人,护子心切,便暗中对那几位剑阁弟子使了眼色,然后拉着客栈小二连忙后撤。

  同一时间,五名剑阁弟子朝江满楼走来。

  江满楼瞥了眼,发现五名剑阁弟子皆腰悬金剑令,想来是剑阁四门金剑门人,不过观几人修为却都在冲慧境界,为首的也不过刚入元神,不免有些讶异。然而转念一想,作为最早支援天西的顶尖势力,昆仑七十二奇峰里颇有天资境界不俗的弟子如今想必都在逐鹿原守城,也就释然。

  “在下秦怀空,剑阁金剑门下。不知两位前辈寻我王师伯所为何事?”为首的剑阁弟子倒是颇具礼数,显然也是见过些许世面。他心知此地天墉城本就在昆仑山脚,寻常人等不会刻意挑衅滋事。故而安抚了方才冲动欲拔剑的师弟。

  江满楼搁下手中折扇,喝了口酒说道:“秦怀空,你这少年倒是有些意思。”

  名叫秦怀空的剑阁弟子看到桌面那柄黑色精铸的折扇,若有所思。于是便再度观察江满楼几眼,从衣着到容貌举止,试探性地问道:“前辈可是出自提兵山藏兵谷?”

  江满楼露出讶异:“看来不止有些意思,还很善于观察。”

  书山墨颜也露出些许赞赏。

  认出神兵墨攻、吃了颗定心丸的秦怀空连忙抱拳:“见过江家主。”

  身后几位师弟面面相视,心想江家主是哪位?值得师兄如此大礼?随后有人低声念叨,这才恍然大悟,几人随着师兄一道抱拳:“见过江家主。”

  江满楼摆了摆手。

  秦怀空转身朝王家客栈掌柜使了个眼色,示意来者非敌,后者便安下心,吩咐客栈小二招呼着酒菜去了。

  秦怀空转而又道:“江前辈远道而来,不知因何要见王师伯?”

  江满楼抬头瞧着少年,心想如今的少年怎就如此不禁夸?就算本家主寻那王小二有要事相商,也不必与你小辈汇报详尽吧?

  书山墨颜笑道:“冒昧问一句小友,王小二可在山上?”

  秦怀空好奇道:“前辈是……”

  江满楼叹息。

  书山墨颜说道:“我姓墨,是江家的一个账房先生。”

  秦怀空心想,区区账房先生就敢直呼王师伯大名,看来江湖上关于江家家主江满楼的传闻八九不离十。这瞧着儒士模样的账房先生,应该是那些三千大红袍或者三千铁浮屠之一,太子党里吃喝玩乐的狐朋狗友。

  秦怀空心中这般想着,自然不会流露于表面,再怎么说也是江湖前辈,又是天下第一世家家主,术字门集大成者,不该在昆仑山脚的天墉城里丢了面子。于是说道:“自上次受邀天下会以后,就再无王师伯的任何消息,想来与诸峰长老一道支援天西逐鹿原了。”

  墨颜笑而不语。

  江满楼无奈说道:“这样啊,那本家主就只能苦等了。天西之战何时结束,王小二何时归来,本家主便何时离去。”

  说完,江满楼便不再理会剑阁弟子,有些不厌烦地高声喊道:“掌柜的,好酒好菜尽管端来,不必心疼银子。我江满楼这辈子没什么过人之处,就是家里金银太多,走路都拌脚。”

  秦怀空站在桌前有些进退两难。王小二的下落,他并无任何隐瞒。可瞧这位来者不善的江家家主明摆着滋事寻衅的作为,他秦怀空区区七十二奇峰里名不见经传的晚辈,又怎敢阻拦喝止?

  正自为难之际,身后一名同门师弟忽而迈出两步,指责江满楼说道:“前辈堂堂提兵山主,在这昆仑山脚耍无赖,难道就不怕传将出去给天下人耻笑?”

  江满楼顺口问道:“你又是谁?”

  “我叫洛长生。”

  江满楼呛了一口酒,满脸涨红地看着那名剑阁少年:“洛长风?”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洛长生是也。”

  江满楼捧腹大笑,眼泪不止。口中接连说了六七个‘好’字,手握着墨攻折扇指着少年:“你、你也敢叫洛长生?”

  “有何不可?”

  江满楼捂着肚子笑着起身,朝剑阁弟子走去:“你可知道,洛长风是本家主的同袍手足?我告诉你,那家伙虽然不在江湖,可这江湖上始终留有他的传说。”

  江满楼走到剑阁少年身前,笑容敛起,神色认真:“洛长生这个名字不是你该叫的,改名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