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飞刀之下

第686章 以命相胁!

飞刀之下 星云小树 5317 2021-10-13 07:2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飞刀之下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看着恭敬递着战书的杀手,花雨心中感觉莫名的古怪,杀手刺杀竟然变成了正面挑战,这感觉,当真古怪至极。

  不过,这对自己来说,当是好事。

  探手一抓,卷起的布帛战书凌空飞入花雨手中。

  战书入手,花雨面上神色不变,心中却是一愣。

  血刃?

  他在其上感应到了血刃的气息,很明显,这应该是血刃借此向他传信。

  淡然展开战书,便有杀意冲天而起,撕裂天际云层,搅动罡风四起。

  若花雨只是一普通塑魂境,哪怕已有准备,在这冲天杀意之下,也必然魂念遭受重创。

  但这却还难不倒花雨,眸中精芒闪过,战书上蕴藏的杀意随着布帛展开,瞬息消隐。

  花雨神色不动,目光扫过战书,瞬息之间,便读取到了血刃留于其中的暗信。

  这暗信中的消息,乃是以独特的条纹密语组成,不涉及任何特殊力量。

  因此,即便冥罗殿、招魂阁、血河宗等人都逐一看过,也未发现任何不妥。

  这密语的译码,仅有花雨跟血刃两人掌握,几乎不存在被人破译的可能。

  暗信中,血刃简明扼要地讲述了此次刺杀的主谋,刺杀的各方势力及实力情况,还有几方刺客此时所在之地。

  有了这些情报,他相信没人能够逃出花雨之手。

  所以,在递送战书的杀手目视之中,花雨张手一抹,布帛战书便化为齑粉,彻底消散。

  “区区鼠辈,有何资格挑战本宗?念你为使,本宗不斩你,回去告诉他们,既然敢设下此阵对付本宗,他们的命,本宗便收了。”

  感觉花雨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杀手顿时浑身一紧,也不多言,恭敬一礼后,便迅速飞身离去。

  随着他离去,山峰之巅,气氛再次沉凝,影像中也再不见花雨身形。

  片刻,第一楼一方,血刃作为领头者,当先开口,道:

  “抱歉,未曾料到此人如此狂妄,战书之策失败,随后之战,我第一楼愿为先锋。”

  本来已生疑虑的几方势力,闻言顿将疑虑消去不少。

  “此事过不在你,既然他不接战书,那就按最开始的计划执行吧。”

  “同意,这战域之中,胆敢同时像我们这些人如此叫嚣的,他死不足惜。”

  片刻之间,六方势力便谈妥了派遣前往引花雨前来之人。

  只是,派出去的人确是遇到了极大的问题,他们找不到花雨人了。

  高峰之巅。

  有人立即看向其中一方人,道:

  “他藏了起来,必须立即找到他!”

  那一方的领头人目光一寒,道:

  “你招魂阁还没资格命令我等!”

  出言命令之人也是目光一顿,面现寒霜,但终究没有再继续开口。

  那生怒之人也收敛了怒火,向着祭坛之上下令道:

  “调动大阵之力,探查目标位置。”

  言罢,祭坛八人指间印诀变幻,祭坛顿时生出一种玄妙力量串联流转。

  祭坛之下,众人都紧盯着。

  一刻钟过去,玄妙力量流转地越来越快。

  “还没查探到?”招魂阁领头者沉声问道。

  正常来说,在自身完全掌控的阵法主场内,凭借阵法之力,要查探一个人的踪迹,是再简单不过的一件事。

  现下竟如此长时间都未能有结果,那结果必然已经不妙。

  那负责掌控大阵的一方黑袍人,也不由生出了忧虑,向着祭坛上方问道:

  “出了什么事?”

  有人开口回道:

  “阵法之内,查探不到那人丝毫痕迹。”

  领头者皱眉,沉声道:

  “不可能,再查!”

  又一刻钟过去,场中的气氛已经生出了些许凝滞。

  祭坛之上,玄妙力量仍在流转,但却有黑袍人出声道:

  “那人应是修炼有一门极为强大的敛息功法,大阵之力亦无法探查。”

  表达的意思很明显,他们无法查到花雨的踪迹。

  血河宗的人也皱起了眉头,作为此事的幕后主使,他们对此事成败的关注,无人可比。

  请出这五方人马共同出手,他们付出的代价,已经大到了足以影响宗门气运的程度。

  若是失败,他已经不敢想象自己回宗之后会遭受什么样的残酷折磨。

  深吸一口气,他凝重的目光扫视五方人马,沉声道:

  “现在该怎么办?若他真的潜伏起来,打算等待时机对我们出手,难道我们就一直等下去?”

  “你不必如此,这大阵的消息已经传出,顶多再有一日,赤火教的强者便会赶来,我们自会在此之前把他解决。”

  血河宗之人冷哼一声,道:

  “现在连对方踪迹都未查到,你们要如何对他出手?”

  随即,他眸光一亮。

  “你们打算用那些城池之人威胁?”

  能感受得到,面具之下的他已经有了笑意,对现在的花雨来说,除非他真的不在意数十亿人的生死。

  但那样一来,即便这些人的死亡并非花雨所为,但在奈何不得三大杀手组织的绝大多数人心中,这罪过自然而然会被归咎到华天宗身上。

  从此之后,华天宗的发展,便会因为这些人心,而遭受更大的阻碍。

  当然,若是花雨不想发展华天宗,那却又是另一个说法。

  不得不说,他们着实抓准了花雨的软肋。

  在场众人,当即便同意了此事。

  在离祭坛所在山峰百里之外的一座暗涧之侧,花雨盘膝坐于一块自崖壁稍微伸出的石板上,几许水花溅落其法袍上。

  而此刻在花雨的控制下,法袍亦如普通衣物一般,轻易便被溅落的水花浸润进去。

  虽然身处被包抄围堵之中,花雨神情之中却是没有多少焦急之色,只在目中有着思索。

  他思索着的,正是刚刚外出猎杀那些刺客时,所知晓的消息。

  赤火教的三座大城之人,尚有半数存活。

  这些人的性命,此刻却被用来威胁自己,逼迫自己前往那名为栖霞山脉的最高峰决战。

  此事,倒确是有几分棘手。

  自己不可能不管那十几亿人的性命,但也绝不可能听话的踏入对方的陷阱之中。

  既然敌人都用出这样下作的手段了,花雨不惮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他们。

  自己进入这大阵之中,已有三日了吧。

  宋缺他们,不知是不是已经按照计划,顺利进入了众妙门疆域。

  赤火教中的强者,应该也快到了吧。

  看了看已被浸湿的法袍,花雨叹了口气,若是再给自己半天时间,那些杀手翻不起丁点儿浪花。

  可惜了,可惜了自己刚刚得自六欲魔尊,经御万法领悟后修成的《隐天术》了。

  罢了,哪有十全九美之事。

  抬头,双眼一片银色,所看方向,正是那祭坛所在的山峰之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