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浮云列车

第700章 过去的风

浮云列车 寒月纪元 8784 2021-10-11 22:5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浮云列车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除去护具时,暗夜精灵找到学徒。“你要离开?”

  “事实如此。我以为……噢,我是说我才回来……或者……”

  一支箭钉在脚边。尤利尔趁机中断了交谈。感谢诸神。“罗玛!”他高声呵斥,“你不能瞄准我们。”他看见小狮子做个鬼脸,自训练场另一端跳着跑来。

  多尔顿也皱眉瞧她,好像不得不迎头面对一锅热汤。从约克口中,学徒得知他们不久前刚吵了一架,就为争论她每天练习的开始时间。

  “你们太碍事。”她指指头顶。尤利尔一抬头,发现移动靶刚巧飘在上方。

  “有固定轨道的炼金造物,它怎么会飞到场外来?”

  “场外的界限在哪儿?”她问,“你指的是被你和统领大人拆掉的栏杆吗?”

  他差不多快忘了。乔伊不知在忙什么,最近不见踪影。尤利尔不用和他交手,他的伤也早已痊愈。但训练场的翻修还得等上半天,直到维修部有空闲为止。人们到其他楼层继续自己的活动,只有学徒不好意思去。“既然你很清楚栏杆的下场,就仔细你的舌头。”

  尤利尔把箭丢回去。罗玛敏捷地抓住。她脚步不停,跨过地面的裂缝,最终停在两人面前。即便没披着毛皮,她也带来一股热风。

  “要我帮忙时你可不是这副语气,尤利尔。”小狮子抱怨,“我费尽力气!才在图书室里找到你要的记录。”

  “假如你认得魔文,就不会这么想了。”暗夜精灵直言不讳,“大多数古老文献不会翻译成通用语,等待不学无术的小鬼糟蹋。旧版魔文与新式语法同样重要……”他的声音渐渐降低,因为罗玛毫不在意地摆弄弓弦,看起来根本没在听。

  “有道理。”学徒只好接起话头,“我和约克在圣城时也很痛苦。那里的藏书数量和高塔差不多。”

  “现在不是了。萨宾娜告诉我,有四分之二的占星学徒都被调到图书室赶工。”她面露余悸,“听说只是抄书。但他们平均每个人一天要抄三本。三本!天文室是疯了吗?”

  “是二分之一。我敢肯定,你的算术也没达标。”卓尔再次受到了罗玛的怒视。

  饶了我罢。学徒没心情替他们调节关系。“这是有原因的。”他心不在焉地说,“索伦·格森在圣城偷来了许多书,眼下正忙着将它们填进图书室。这几天我都没见到它。”

  “我没能参与这回事!”罗玛手里的弓弦铮一声响。

  这姑娘好像还挺沮丧?“问我的话,这类倒霉事你还是少参与为妙。要是你的箭术有长进,下次再有机会。说真的,我算是明白人多的好处了。”在盖亚教会的总部反角城,最让尤利尔畏惧的不是黑骑士和法则巫师,而是十字骑士和学派巫师组成的钢铁洪流。回形针佣兵团尽了力,但若他没能掌控教皇,一切战果都将付诸流水。我们毕竟不能把所有人都杀死。

  逃离城市的路也很艰难。一时冲动的后果便是面临数不尽的刺探。巫师为自家门前的战火恼怒,“苦修士派”巫师对他们恨之入骨,而其他学派也急于得知内幕,好在接下来的内斗中占据上风;莫尼安托罗斯仍是王国制,贵族们暗流汹涌,王室成员旁敲侧击,就连远道而来的伊士曼亚人伯爵、多尔顿的前任领主也参与其中。听说他大肆挥霍,收买夜莺,不敢放过和一个“卓尔”有关的消息。他并不了解我们自顾不暇。

  神秘领域也阻力重重。露西亚修士敌视他们,秘密结社也试图派人接触。拒绝了黑骑士后,尤利尔不敢去找希塔里安,他只能祈祷她平安离开巫师的老巢。审判者死伤惨重,在恶魔猎手团队中掀起了声讨的波浪。据说有人认定他们与结社为伍——尤利尔被这消息吓了一跳。所幸没人相信事实竟能荒唐至此。

  细数下来,只有回形针佣兵团还算友好,但塞琳·卡莱穆的死讯难以隐瞒,使这份友好也难免生出嫌隙。我们推开了朋友,制造了敌人。他心想。甚至稍微诞生过后悔的念头。

  就在盖亚教皇的宣告传来前,他们几乎被密探包围。三个高环能杀穿十字骑士的队伍,三个夜莺却足以找到他们的藏身处。因此,当学徒终于回到高塔、得以在家中放松休息时,他才意识到一处绝对安全的私人空间弥足珍贵。

  相较之下,我宁愿在高塔抄书。一天三本算什么?“下次罢。罗玛。就下次。等你有能离开的理由的时候。”尤利尔用力撬开护具。西塔约克早已从缝隙里钻出去,就像他穿护具时轻松钻进空壳里一样。这我可学不来。“我大概得去一趟图书室。你们继续。”

  “不包括我。”约克插嘴,“这里太无聊了。浮云之都有黄油苔藓,赛过废墟的沙子。”他跺跺脚,震出鞋子里的颗粒。“我们呆了多久,老兄?”

  “四天。”多尔顿回答,“不算长。”

  “对居住者而言。我是来游览,又不用进修。”

  “是吗?我看外交部合该为尤利尔的陪练向你收费。”

  “让我想想怎么定价。”学徒把盔甲塞进木箱。

  “得参考价格行情。你要给统领大人学费吗?”

  尤利尔没想过。“他?不。”

  “的确有这回事。”小狮子挠了挠尾巴毛,“教育部的收费管理不包括命运集会,空境也不能只投入,不收获。这样我们很快会变得很穷。也许罗奈德要付我的账单。”

  学徒狐疑地盯着她:“事实上,教育部每个月会给我生活费用。怎么回事?这笔钱从哪里来?”

  “还有这等好事?”小狮子一下愤愤不平起来。“凭什么我得仔细攒钱?”

  “索伦一定清楚。正好我去找它。在图书室,没错吧?”

  当尤利尔找到指环时,他果然得到了合情理的答案。『先知大人认定你有特殊贡献,因此免除了你的教育支出』它表示,『至于生活补助嘛,当然是我来管理』

  “你?”

  『我。我怎么了?你导师的工资都由我保存。怎么,你现在能耐了是吧』

  比不上你。尤利尔假装没听见。他本不是为这桩事爬上楼。真见鬼,我怎么会先提这个?如今后悔还不晚。“反正你的功能完善了,高塔的数据库任你取阅。”他直奔主题,“替我找找黎明之战前的历史文献,睿智的格森先生。”

  『黎明之战?你想干嘛』

  “与神圣光辉议会有关。他们最近派遣使节来到浮云之都。”谎言脱口而出。意识到这点后,尤利尔觉得一阵别扭,但他现在必须披上合乎道理的外皮。抱怨什么?莫非我还没习惯?“现在找起来方便些。瞧,这里都是他们的藏书,而且没人盯梢。”

  『圣堂不会让真正的典藏泄露』指环提醒,『正史很少,并且大多都与我们的记录重复。至于野史嘛,那类玩意儿多不胜数,但只有艺术价值』

  “都在哪儿呢?”

  『南边。不久前‘艾恩之眼’的学徒拿走了一些,她到后排去了』

  占星师萨宾娜,她是罗玛的好友,克洛伊塔中最具天分的占星术学徒。现在多半是占星师了。她曾是学徒们津津乐道的话题,但对尤利尔来说,这姑娘的传奇之处在于她从没在他眼前露过面。他曾怀疑根本没这个人。但愿我要找的历史文献不在她手上。

  事与愿违。尤利尔扑了个空,然而等他不抱希望地穿过抄书的人群时,却找到了萨宾娜留下的笔记。从干涸的墨水判断,主人消失有段时间了。

  『十分钟前的事』尤利尔扭头瞥见索伦的符文。这家伙铁定是受好奇心驱使,才把堆积的工作丢到一边。

  “一份星图手绘。”学徒拾起凳子上的纸页。显然主人走得挺匆忙,笔记被风带下了桌子。“人呢?”他环顾一周,果然没找到对方的影子。

  『这我知道』指环回答,『半小时前天文室调走了几个人,八成有任务分配。她被导师逮去当秘书了罢』

  也许真没人故意躲着我。尤利尔将星图夹进书里,从书堆里找到了自己的目标。他把它抽出来。

  『‘红谷民谣’是全精灵文』索伦写道,『作者是个雾精灵。真遗憾,你拿它可没办法』

  “不说多尔顿,连约克也能看懂,这不是问题。”尤利尔熟练地忽视它的挤兑。“黎明之战前,雾精灵还没有迁徙,他们仍是阿兰沃的月精灵。”他翻到开头目录。

  『你要找破碎之月的记载么』

  “都看看。”尤利尔含糊其辞,“或许很快我会遇到相关的麻烦。”

  『不用担心。在你打得过白之使以前,不论光辉议会还是雾精灵,都不可能找到你头上』

  要是我能办得到,搜集资料根本就不必要。真有乔伊的本事,学徒怀疑自己很可能先让那些露西亚神官受到等同于无名者的体验。有一点无可否认:光辉议会和法夫坦纳王庭都没有圣者坐镇。使者若想闯进二者的老巢,可不比他们当初杀进安托罗斯更困难。

  “这可说不准。”尤利尔意有所指,“我听说高塔最近有很多客人。”

  『雾精灵?不可能。他们眼下还在伊士曼的威尼华兹折腾,好像真能找着月亮的遗产似的』指环轻蔑地告诉他,『夜莺们有靠谱的猜测,他们认为法夫坦纳精灵的目的其实是天……等等,你知道这回事吗?你在套我的话』它一下反应过来。

  “不。先知单独召唤了我,他有新的任务交代。”滚出高塔就是我接下来的任务。“安托罗斯的事情闹得太大,恐怕我需要避风头。”

  指环先生慢慢闪着光,节奏透出一股子怀疑。『离开?让你?你』

  “事实如此。”

  安托罗斯的战争后,一切乱象似乎重归正规,然而整个神秘领域都清楚,寂静学派已然失去了支持他们的宗教。盖亚教皇甘德里亚斯,此人不仅公开声明和“纹身”及他的异端邪说划清界限,在反角城发表财政透明的告示,把所有参与修道院交易的教士定罪,还要求学派巫师放弃审判者的指挥权,使清除恶魔的队伍重回到相应职位。当然,这些条件不可能全部实现,但寂静学派毕竟作出了让步。

  教会改革似乎大获成功,连高塔先知也赞扬了他的行为。事到如今,尤利尔还有种不真实感。得了,我大概是心里有鬼,才会胡思乱想。

  “先知希望清理结社,以便使神秘领域统一战线,来应对元素潮汐最顶点的混乱。”学徒说,“听说元素潮汐会把闪烁之池带到诺克斯,真有这回事?”

  『闪烁之池只是其中一个。已经有许多小的位面回归了,天文室的忙碌八成与此有关。我们得处理神秘之地,把它们的法则记录在案』指环回答。『我看你倒很愿意出去,小子?什么情况?这时候克洛伊才是最安全的』

  它的判断很正确,但尤利尔打心底里不想掺和这档子事。讨伐无名者结社,听起来相当于第二次猎魔运动,利于有心人扬名立万。可惜学徒只从中瞧见秩序的冷酷和无名者的残暴,双方纠缠不清,难分是非。无法保证自己的行为时,还是少做为妙。

  他已不再有革新教会时的使命感。若能躲开争端,尤利尔万分乐意。“你说得很有清楚,但我不关心这些事。”

  『神秘领域的肃清即将开始,你没法逃避』指环似乎了解某些内幕,又或许它只是不想让我这么快再出去。『先知大人有他的安排。虽然他没在集会上和盘托出,但这里面恐怕有你的活计。非你不可』

  非我不可?“毫无根据。”

  『你能创造命运,尤利尔。这是奥托的指引!白之使告诉过你』

  当然,尤利尔知道索伦不是在胡编乱造。事关命运和未来,没人能不提起精神,然而他的麻烦太多,而且搞砸的后果与什么见鬼的预言相比,似乎完全不是同个级别。“这话我听过许多遍,但你们没一次说清楚。玛格达莱娜的预言我都能猜个大概,却唯独不了解占星师对我的看法。”

  『你可以问他』指环不想担责任。

  谁?乔伊还是先知?前者的语言组织能力完全不在考虑范畴内,至于后者,尤利尔躲还来不及。万一“黑夜启明”心血来潮,对他在莫尼安托罗斯时的细节感兴趣,那可就有得瞧了。我的预言还不清楚,黑骑士的预言八成会先实现。

  “既然先知认定我能改变教会,那没准这就是我的全部使命。”

  『使命和你的想法是两回事』

  “确实如此。我非走不可。”他假装没明白索伦的意思。

  『没人会陪你胡闹』指环不容置疑地写道,『我会告诉主人,我会的!他不可能同意。先知将考虑他的意见,因为它合情合理……就算不留下,也不能让你乱跑』

  “不对。他应该会同意。”

  『别在我面前撒谎,小子。你自以为了解他,总有一天会在这上面吃亏』指环先生警告。

  尤利尔合上《红谷民谣》。“这是他亲口说的。”

  『我可没有记录』索伦不信。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但想忘掉也实在困难。我的神秘之路由此开始。情绪吹来过去的风,他忽然觉得脏腑一阵空荡。“白之使告诉我,我们可以不在乎自己的命运。”

  符文生命拼命在记忆库中搜索这句话,尤利尔不会等它验证真伪。他把书塞进口袋。“我得走了。”窗外早已夜幕降临。搜索文献花了他不少时间。“萨宾娜小姐没回来,她还没忙完?”

  『某个神秘之地出现了异常』

  “太不巧了。我需要这本书。我能把它借到外面吗?”

  『我记得里面的内容』指环先生不快地表示,但其实意味着允许。『反正不管是故事还是劝导,只要被我转达,就会失去效力,无人听从』

  “我还得去找导师。”尤利尔等不来萨宾娜,于是在她的笔记上贴了张借书条,并指明可以从索伦口中得到书里的内容。

  『说实话,你拿历史找什么?』指环突然又提起老问题。『说实话。』

  “呃,破碎之月……”

  『说实话。尤利尔。』

  一阵寒意涌上心头,学徒忽然打了个哆嗦。这感觉似曾相识。“只是想了解。我不清楚诺克斯的历史,它和表世界大不一样。”

  『你要上哪儿去?』

  “回伊士曼。”尤利尔告诉他,“这下你总该放心了。不提我,多尔顿和约克他们自有安排。海恩斯先生会乐意见到老朋友,影牙嘛,我看他和罗玛很谈得来。克洛伊塔是神秘领域最安全的地方之一,你这么说过。瞧,伊士曼也算高塔属国。”他放下羽毛笔。“我很可能在四叶城待上一阵子,等雾精灵使节团离开,再去威尼华兹拜访考尔德团长。”

  『干嘛不带上那西塔』指环的口吻恢复了正常。

  尤利尔眨眨眼。“我不能替他做决定。约克爱上这里的食物妖精了。”从没人将它们变成咖啡豆,这下厨子的菜谱大大拓展了。“事实上,他对元素的掌控还不灵活。诺克斯佣兵团中只有考尔德一位高环,万一约克捅出篓子,或许他会忙不过来。”

  『哈!你居然这么说。关于制造麻烦,小子,你以为自己不擅长吗』

  尤利尔哑口无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